无党派人士

爱至(2)

重冥:

敦最近发现,太宰先生翘班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而且与谢也医生好像跟太宰先生达成了某反面的协议,时不时的支开社员。

“乱步先生,您知不知道太宰先生想干什么啊?”人虎在中午悄悄的问正吃着粗点心的乱步。

“嗯?我也看不清那个男人,不过大概还是能猜到的吧,你看他最近绷带绑的更加的细致,应该是为追求谁做准备吧。”

“我想与谢也医生应该有什么线索吧。”

敦看向了正准备外出的与谢也。

可恶,有乱步这种存在保密真的有作用吗?

“……他确实在准备。”与谢也实话实说“但是对象是谁我也不知道。”

“这一次太宰可是认真的,他可是跟我发誓如果不成功就去死哦~”

医生偷偷赞美了一下自己。看,回答的多么完美,而且在某种意义上自己根本没有撒谎。

“诶?!真的会死吗?”敦已经不是刚进来的那个傻白甜老虎了,他对太宰治会死这种事情抱着怀疑的态度。

“是真的哟~”太宰笑眯眯的走进来躺在沙发上,“所以敦最近的工作就拜托你啦~”

“诶诶不要啊太宰先生——!”

夜,在浓郁的黑暗里发酵,是犯罪者的天堂。

在一个小巷里,被夜色包裹着的争端打响。

中也站在不远处的木箱上,看着不远处的集火。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枪械走失案件,但是处于对黑手党的责任,中也还是亲自前来。

集火依旧很激烈,但是胜利女神已经有所偏向。

“无聊。”
中也从木箱上跳了下来,融入夜色之中。

酒吧那厚重的门,把里外风格成两个世界。熟悉的灯红酒绿让中也很快忘记了刚才的不快。他坐在不显眼的地方,无意义的观察着形形色色的人。

“中也,今天晚了很久,去出任务了?”

中也一顿,然后头也不回恶狠狠的回话“你这家伙怎么老是阴魂不散。这种事你不应该最清楚不过了吗?”

“这么快就走吗?”太宰从后面抱住中也。

“啊,我看着你就烦。”

“可是我还想让中也愉快呢?”太宰低头在中也脖颈出印下一个吻,“中也不给我机会吗?”

中也冷笑一声,面对太宰治,他从来没认输过,当然情事上也不可以。

于是中也一把扯住太宰的衣领,逼迫他弯下腰来,回了一个轻佻的吻。

“中也, 吻可不是这样子的。”太宰切身示范了一个法式深吻,然后趁机抱起了中也打开了酒吧的大门。

酒吧离中也家不远,走路十几分钟就能到达。他们就在夜色的掩护下肆无忌惮的动作。

后来不知是谁先扯下了裤子,又是谁先褪下了衣衫,一场不应该的情爱就这么发展开来。

夜满满被光明吞噬,中也也在第一束阳光洒下来时迷迷糊糊睁开了眼。

“你怎么还没走。”经过一夜的折腾中也是在懒得赶太宰走了。

“今天应该是休息日吧,”太宰答非所问。

“哦。”中也不想再理他,准备翻身继续睡。

但是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太宰腰部,松松散散绷带下的花纹。

“你去纹身了?”

“嗯?那里?不是哦,”太宰亲昵的蹭蹭中也,“是神奇的魔法嘤!中也要不要亲亲看?”

“不要。”中也打了个哈欠,他真的很想睡觉。
但是太宰的手悄悄的跑来作乱,表达着主人的委屈与坚持。

中也开始没有理他,后来实在想睡于是迅速翻身亲了几口之后把整个人都捂在了被子里,传达出一种“我要睡觉你再来烦我要你好看”的情绪。

太宰看着如此孩子气的中也,背部残留酥酥麻麻的感觉,越发笑的轻柔。

于是太宰不再作妖,再次躺下来,把不情不愿的中也拉到自己怀里,一同陷入了睡眠。

“太宰先生最近好像很开心啊,连自杀也欢快很多了呢。”午饭后社员们聊着最近的八卦。

与谢也说到“八成是追到了吧。”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月了,花纹症估计消失了吧。

这么想着,与谢也放下心来,开始了怼太宰的日常“那么,今天晚上我们让太宰请吃饭如何?”

“嘛 ,这个主意不错啊!”乱步先发制人,“我说太宰,你确实好久没有参加过社员活动了呢。”

“唔……好吧。”太宰想了几秒钟,欢快的答应了。

woc这家伙还不是转性了吧?!

面对如此爽快的太宰全社员表示震惊。

晚上,社员们也没有浪费这来之不易,不,是百年不遇的机会,拼命的玩闹,大有通宵的趋势。

终于,在凌晨三点,太宰治才被放回了家。

一阵熟悉的灼伤感让太宰治完全清醒过来。

他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尾骨处的嫩绿宛若新生的叶子,久久的沉默。

花纹症,又回来了。

【虚情假意的吻只能暂时的抑制】

太宰看着手机上的文字,眼神暗淡下去。

无情的事实摆在他面前——

中原中也,从来都没有对他动过心。

TBC

感觉明天就可以完结了的样子?
剧情跳的有些快,如果觉得太赶了的话请告诉我( ˘•ω•˘ ),我会改的。

到底是HE还是BE呢?

评论
热度(25)
  1. 无党派人士重--冥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党派人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