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党派人士

fever上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忽然笑场

重冥:

忽然的脑洞 很短小
双黑在对方生病后的反应
傻白甜
宰生病中也老妈子登场!
GO→
————————————————————————
在横滨的黄昏,多少上班族在街上急急忙忙的赶回家享受一下闲适的时光。

可是中原中也却慢悠悠的走在街上。以往这个时候中也已经回家了,可今天是个例外。

他没开车。

于是索性走了回家。

看看横滨的黄昏也是不错。

抱着这样的心态,中也轻松了许多。

那半挂在空中的夕阳,那样的绚丽又凄凉

忽然想到一些事情。

中也扭过头不再看,心里却有些郁结。

自己什么时候也是多愁善感的人了?

暗中嗤笑自己的想法,中也把目光投在了街上。

大概是所有人都急着回家罢,现在的街道上没有多少人来往,导致中也一下子看到了那个步调悠闲的某人。
不过他全身上下裹的紧紧的,不像往常松开几颗扣子风衣敞开眼神乱瞟。

真是奇怪。

对于这样的太宰治中也不由的多瞥了几眼,然后准备加快脚步。

然而一个念头在中也脑海里闪过

万一那家伙是在躲什么东西?
那中也可是会很乐意看他的笑话。

于是中也向太宰走去。

在中也还离太宰有五步远的时候,太宰敏锐的回过头发现一点也不打算隐藏自己行踪的小矮子。

看笑话嘛,干嘛缩手缩脚的?

看到他发现自己,中也也就直接开口了

“哟,太宰,转性了?这么乖巧可不是你的作风。”中也故意强调了“乖巧”。

“哼,中也。我看你还是那样多管闲事,难道工作上的任务还满足不了你吗?还是说现在黑手党已经如同虚设所以根本没有什么任务?”太宰自然伶牙俐齿的怼了回去。

“你……!”太宰总是这样,不偏不倚的踩中自己的雷点。

深知自己争不过太宰的中也直接一拳头打了上去。

也对,中原中也对付太宰治什么时候用过语言。

拳头不出意料的打了个空,只碰到衣服边角。

“中也知道的吧,没有用的。”太宰一副欠揍的语调向他挥了挥手。

然后不等他回应就向前方走。很明显是不想再理他了。

超级不爽啊!!!
中也瞪着太宰的背影,却没有任何动作。

人家很明显不想跟你玩了,你还凑上去吗?他可没有太宰治那样的脸皮。

于是中也向反方向走去,左拐进了一间酒吧。

也许是还没有到时间,酒吧里显得十分冷清。

中也要了一杯香槟然后坐在一个角落默默的观察着。

说实话,这间酒吧氛围十分不错。安静而淡雅,不像以前自己常去的酒吧灯红酒绿喧嚣不断。

这种氛围,就适合静下心来想想事情。

刚才太宰的举动有些奇怪。

先是裹得严严实实不说,说的话也很有问题。

就像太宰了解中也一样,中也也熟悉太宰。

以太宰的风格,肯定是要好好嘲笑自己的,可是今天他只说了一句话。

虽然表现的不明显,但中也现在仔细回味这话里面好像有一种不耐烦的意思,而且说的很重明显是想让自己走开。

之后那家伙的闪避也很不正常。
虽说是躲过去了,但是中也感觉这次好像慢了了一些。

是自己多心么?

中也将酒一饮而尽,然后在要了一杯。

最后那混蛋走的时候也是匆匆忙忙。
中也想着。

不过我为什么要想这些?

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干甚么的中也顿了顿。

我为什么要管那青花鱼?

中也郁闷的把刚端来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去前台付账。

真是扫兴。

走到外面,才发现天已经黑了下来。

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吗?

中也看看手机上的时间8:03

然后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找到那个电话拨了过去。

没人接。

本来应该很正常才是,但是中也还是觉得不对。

中也的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

可能是喝的有些上头吧,中也在胡思乱想中走到了地铁站。

然后坐上了6号地铁——经过太宰治的小区。

就当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吧。

中也一向不会过于苛责自己。

大不了被那家伙嘲笑一顿。

就这么想着,中也到了太宰治的门前。

中也透过窗户,发现屋里一片漆黑。

切,不在家吗。

中也转身准备离开,想了想又不甘心。

好不容易来了,就这么回去怎么都很不爽啊。

翻窗户进去吗?

中也瞥了一眼大开着的窗户,有些犹豫。

太宰那混蛋不也经常半夜摸到我屋里吗?!

这么想着中也瞬间理直气壮。

废了一点力气中也到了太宰屋里。

凭着微弱的光中也看清了这里的布局。

很简单的单人间,收拾的不算整齐但也过得去。

桌子上……嗯?

中也拿起桌子上的瓶子,仔细看了看。

感冒药?还没有盖紧?

那家伙感冒了?

一瞬间的惊讶后中也释然了。

就说嘛。

于是中也抱着看好戏的心态走进了卧室。

他很肯定太宰在家里,因为药品盖子没有盖紧说明药才吃下去没多久。

中也在打开门时故意弄出了一些响声。

下一刻

不出意外的一把小刀抵上了自己的脖子。
中也用一个肘击算是回应。

“中也?”

太宰勉勉强强的躲过去,因为没有光线的原因看不清他的表情。

中也在心中稍稍遗憾了一下,然后换成了戏谑的声音
“感冒了?我真是要好好恭喜一下。”

“中也难道这么闲还来看完我这老朋友?”太宰恢复了常态。

现在的自己虚弱的厉害,不知道是不是发烧了。
太宰不动声色的想,
要赶紧把人弄走才行。

如此别扭的两人,都不愿意把脆弱的一面展示给对方看。

可是中也没有再中招,反而回答到
“是啊,今天正好事情忙完了。”说着准备把太宰治揪过来。

可是太宰治自然不会让他得逞。

于是两人在这卧室玩起了追捕游戏。

纵然太宰治再灵活,在生病的状况下免不了被抓的结局。

太宰被抵在墙上,有那么一瞬间的眩晕。

“太宰你这么这么烫?!”在接触到太宰的一瞬间,中也叫了出来。

“你发烧了?”听到太宰一声呜咽,中也赶紧把人放了下来。

“咳……都怪你这个瘟神。”既然被发现了,太宰也不着急把人赶回去了。

“明明是你自己自己不知道保暖天天把衣服敞那么大”中也摸索着开了灯。

“中也可没有资格说这个话吧”太宰笑着坐在床上任由中也在抽屉里翻找。

“……切”说不过太宰,中也很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翻了半天中也才翻到一瓶退烧药,然后发现是过期的。

“喂,太宰。”中也想到在桌子上的药

“你刚才吃的感冒药是什么时候买的?”

“嗯……去年?记不太清了。”

“艹。”中也低低咒了一声。

“诶诶你干嘛?”
看着中也拿着一个东西向太宰逼近,太宰往里面退了退

“过来。量体温。”然而被中也毫不费力的揪了回来。

“超过38℃就去医院。”中也的话里有一种幸灾乐祸的笑意。
身为多年的搭档中也怎么可能不知道太宰最不喜欢去医院了。

三分钟后。

“太宰治你要是敢再耍花样我就揍你!”中也看着温度计上27℃头上冒出了青筋。

这个青花鱼怎么不去死!

为了防止太宰再中途把温度计拿出来中也这次就直接把手按在了那里。

“中也,你不觉得我们的姿势很暧昧么?”
太宰不说还好,一说中也也觉得确实有那么一点点。

现在中也和太宰的体位是中也从后面抱住太宰,就像一对依偎在一起的恋人。

中也打了一个激灵。

“得了吧太宰你是存心想恶心我。”
中也坚定的认为太宰想用这种方式赶自己走然后耍花招

太宰没有再说下去,而是错开了话题

“去喝酒了?”

“嗯”中也抱着像火球一样的太宰,忽然觉得挺舒服

“一股酒气。”太宰嫌弃的声音让中也瞬间炸毛

“妈的我好心来管你就是自作多情!”

太宰笑了出来,然后就再也没有说话。

又一个三分钟过去了。

“37.6℃ ”中也怀疑的看着太宰。
后者笑的十分纯良。

“哼,算你好运。”中也想了半天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喏,敷着。”中也把毛巾打湿然后放在太宰的额头上,然后拿起风衣转身离去。

“我去给你买药。”

他没有看见后面太宰笑的灿烂。

嘛,被小矮子关心什么的……也不错。
太宰心情好的想着。

然后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太宰被轻微的开门声惊醒。

“回来了。”

“嗯。”中也提着几瓶药
天知道这几瓶药来的多么不容易。
太宰家附近根本没有药房!
还是自己打了车跑了几公里买的。

太宰坐起来,看着给自己冲药的那一抹瘦小身影,眉眼弯弯。

果然是老妈子。

“喂,喝药了”倒腾了一会儿的中也端着一杯黑棕色的液体递给太宰治。

要不是太宰瞄了瞄中也神色毫无异样太宰还以为他是想让自己梦想成真。

这药……怎么看都不能喝吧。

迫于中也的威压,太宰颤抖的接过了杯子,然后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把药喝了下去。

苦。真的苦。

太宰的表情瞬间扭曲了。
然而再这个时候一个温暖的温度接触到太宰的嘴唇然后一颗糖滑入口腔。

瞬间驱散了苦涩。

当太宰上移视线时,中也已经是背对着他了。

“当时我看到这药就感觉挺苦的,所以顺便在超市买了糖。”中原假装不在意的解释。

“中也……”

“干嘛?你要感谢我也不是……”

“我喜欢牛奶味儿的。”

沉默。再沉默。

“混蛋青花鱼你还是去死吧!!!”一声咆哮响彻整栋楼,余音久久不散。

————————————————————————
下一篇中原中也生病!
乘人之危宰登场!
超赤鸡!

评论
热度(70)
  1. 无党派人士重--冥 转载了此文字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忽然笑场

© 无党派人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