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党派人士

嫉妒使人面目全非(中)

嘤嘤嘤

重冥:


太中向
上中下是同一个事情,只是视角不一样。
上:女主视角
中:中也视角
下:太宰视角(暂定)

GO→
“她终于走了?”
还没等我松口气,那个讨厌的家伙出现在我面前。
“嗯。”我都懒得探究这家伙为什么在这里了,八成是芥川把行程表传给了他。
至于我们在说的“她”,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一个月前,boss要跟一个北欧势力合作,据说如果达成协议会对我们帮助巨大。于是我跟着boss到了北欧。

跟我们合作的是北欧最大钱阀,据说也是一个人精,但是十分顾家。

谈判到是进行的顺顺利利,本来就是到这里来签个协议书而已,其他的早就谈好了。

那个钱阀显然也十分重视,亲自出马不说还带了他宝贝的女儿过来。

在谈判上本来就没有我什么事,但是我却发现有一道目光时不时的朝这边瞟一眼。
我假装不经意的一扫,然后就看到了脸色发红的钱阀的女儿。
这个女人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舒服,有种很好相处的感觉和和蔼可亲的气质。
简简单单的一扫而过,我冷静的下出了结论。
这个女人不太简单。
凭着这个气质就完全不是普通人该有的,虽然不排除她父母从小培养。
反正不管我什么是就是了。
作为闲时的猜想,这已经足够。

按照进程,我们参加晚宴后就应该回去,但是晚宴中那个钱阀叫走了boss。
我一边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情况,另一只手自然的放在口袋里,指尖在枪杆上摩擦。

不过boss很快就回来了,然后对我说
“刚才欧家主说他女儿非常欣赏你哦,如果可以带她去横滨看看的话会给我们30%的另外资金。”

“行。”我几乎只是犹豫了一瞬间,然后就点头同意了。

就是为了30%的资金,我绝对会好好看好她的。

于是,为了等他女儿整理,我们又在那留宿了一晚。

第二天登机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boss可以安排,她正好坐在我的旁边。

平心而论,这位欧小姐长的还是十分的甜美,但是自己也只能做到心存好感而已,要更进一步只怕是很难。

那个活泼的小姐自然的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处于礼貌我同样回敬了她,然后我们随便聊聊之后就个干各的了。

在这次简短的谈话中我发现她肯定不简单。
首先她懂得见好就收,玩去安全不像别的女人一样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令人生烦。
其次,她的话题是静心准备好的,很显然是挑我的兴趣说。

虽然不知道她对我的动机是否真的单纯,但是这样的心机就足矣让我对她产生重视了。

下了飞机,我简单的安排了一下她的住宿,然后就去忙自己的工作了。
她也很听话的听从安排。

接下来十几天里,她一直很安分守己,除了礼节性的跟我打招呼以外都是跟着下属单纯的聊聊天。我也问过芥川,芥川说她没有套话的意图。

难道是我多虑了?
人家只是单纯的来追追自己?

我不禁想到最近过于提防她导致和她有些疏离,不禁有些歉意。

肯定是因为太宰治的原因才让我觉得所有人都不简单。

把责任全推给太宰那家伙之后我发现心里好受了许多。

正巧今天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去了常去的那家酒吧。

点了一杯香槟,我坐在玻璃窗前,想着那个北欧来的小姑娘。

客观来说,她作为一个伴侣是不错的选择,温柔善解人意,而且乖巧体贴,但是中也就是对她没有什么感觉。

我琢磨着怎么跟她说才能让我们都好过。

可是还没有等我想好一个欠揍的声音就想起来
“这不是勤勤恳恳上班的好干部嘛——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啊?”

我连脑子都没有动就直接给了他一拳。

无论太宰治说什么,直接揍他就一定是对的——中原中也人生信条。

当然那一拳打空了。

“切。”我收回了手,正准备起身走人,然后听到欧小姐那甜美的嗓音。
“中原先生,你在这里啊,真是好巧!不介意再加我一个吧?”
还不等我回答,太宰那家伙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
“中也,你是什么时候勾搭的这么美丽的小姐?”
虽然知道那是装的,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的想嘲笑他
“管你什么事,”我转过头对欧小姐说“你不用管他。”
太宰治开始了他惯有的模式
“真是过分呢中也,有这么美丽的小姐都不介绍给我……”
“对不起,先生,我喜欢的是中原先生。”欧小姐满满歉意的话打断了太宰治。
我愣了一下然后看到吃瘪了的太宰治心情忽然极好。

看吧,不是所有的小姐都会拜倒在你的绷带下的。
我朝他丢了一个眼色,但是他却微笑的看着欧小姐。

别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是我知道,太宰估计又在弯弯绕绕一些小伎俩了。

后来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对他说到“看够没有啊,太宰,看够滚。”

于是气氛一下子诡异了起来,欧小姐不停的找着话题,太宰则在我身旁做了下来。

对于欧小姐的话题我本来是没什么兴趣的,但考虑她是合作方的女儿并且刚刚让太宰那个家伙吃瘪,我也就好心情的付和她几句。

看到太宰吃瘪这个百年难遇的场景,我几天后睡觉都是极高的质量。

从那件事以后,欧小姐似乎更加热情的追求我了。

我其实也有些后悔,为了看太宰那家伙吃瘪不但没有挑明关系反而还有一种暧昧的感觉了。

但是总是这么不搭理人家也不太好,于是在她不知道多少次的请求之后我答应了她下个星期去吃饭。

在这几天内,不但欧小姐对我的态度发生的变化,太宰治那家伙更是有着惊人变化。

比如说,最近一个星期我们“偶遇”的次数几乎是以前两个月的量,并且那不要脸的家伙从星期三开始每天下班时都会等在办公室门口,说是在等自己下班。

搞笑。
我和他的家根本不在一块等我下班?
我看又是什么侦探社搞不定的东西打算借用黑手党的信息网吧。
虽然我知道这些都不是真的,但是太宰天天来黑手党接我这个消息到是成了黑手党娱乐。

一天准备下班时我遇到了红叶姐,然后在她一脸戏谑的表情下走出了大楼,不意外的看到了笑得像个傻叉的太宰。

……
我不认识他。

不知不觉的一个星期过了。

我看着坚持不懈的某人,嘴角抽了抽。
“今天我有约了。”我尽量让声音听上去平和。
“我知道,和那个欧莱小姐嘛”
……肯定芥川干的。
“知道还不快滚。”
“我才不!为了确保中也你的人生安全,我决定跟着去啦!”
“混蛋!”好半天我才反应过来他是在骂我智商低。
可惜这只青花鱼不是普通灵活,在我伸出拳头之际就已经飞快的扒在了我身上像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下来。
于是我们俩像小孩子一样斗争了半天之后我终于松口了
“下来,死青花鱼,带你去就行了。”
太宰像一个大型犬一样把我按在墙上用头不停的蹭着我的脖子。
微微翘起的头发扫的脖子一阵痒。
要不是这是自家黑手党的大楼我早把它拆了然后砸死这个不知好歹的混蛋。
“我要吃帝王蟹~”
你他妈还得寸进尺了?!
“下来。”我面无表情。

就这么僵持了五秒钟,太宰还是很不舍的把我松开。

我一言不发的开车,太宰则很乖的上车。

“呐,中也,你是不是喜欢那个欧莱啊?”太宰忽然发话了。
“没有。”我几乎想都不想就回答到。
从车镜里看到笑得一脸傻叉的某人,我补了一句
“但是挺有好感的。”
太宰的笑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餐馆是一家很洋气的餐馆,可见欧小姐的用心。

可惜,她今天的目的是达不到了。

我瞥了一眼脸色有些阴沉的太宰,推开了门——
“中原先生,你来了啊”欧小姐露出甜蜜的笑容,然后僵在脸上。
“额……中原先生?”
“他缠着要来,麻烦死了。”
我尽量简短的解释。
一瞬间的愧疚让我下意识的没有看欧小姐的眼睛。
“这样啊……”不过欧小姐显然不打算为了太宰这一个毒瘤而放弃整个晚餐,她很快调整好微笑,把菜单递给我,
“还需要一点什么吗?”
我拿过菜单,看着清蒸帝王蟹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点了。
“中原先生是喜欢吃帝王蟹吗?”
不,完全不是——
“不是哦,只是因为我想吃而已~”太宰在我回答之前说,然后像一个胜利的孩子把头放在我的肩上。
痒。
我推了推他,没有动,也就只好由着他来。
不用想这家伙肯定是受了刺激才这样,随他去好了。

偶尔放纵一下也没事。

我这么安慰着自己,忽视了欧小姐那副僵硬的脸。

这场晚餐连我都感觉到气氛不太好,那个欧小姐吃完的时候几乎是青着脸回去的。

我松了口气。
这样的拒绝,想必欧小姐应该明白自己对她无意了吧。

希望她能好好想清楚。

还没有等我为她惋惜的时候,芥川的一个电话打了过来,于是我抛下所有进入了工作状态。

案子不是很大,就是有些紧急,不过经过两天的加班加点,好歹解决了危机。

然后我就听说了欧小姐要回国的消息。

在机场,欧小姐提出像拥抱一下我。

可能对她有一种内疚感吧,我没有拒绝。

送走了欧小姐之后,我就碰到了这个家伙。

“走了正好,我们终于可以过两人世界了。”太宰那家伙笑眯眯的抱住我,我由于两天没有睡觉的原因懒得理他。

“快点滚,老子要睡觉。”我不耐烦的说。

“中也忘了吗,我们现在,住在一起啊~”
哦,好像是这样。
我愣了几秒,然后才想到。
这家伙自从吃了那顿晚餐之后就死皮赖脸的跑到我这里住了下来,怎么赶都赶不走。

“哦”
于是我没有在理他直接走了,当然那家伙用恶心的声音一遍一遍的叫着我。
啧,烦死了。

在一番折腾后我好歹躺在了床上,然后满足的睡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天已经黑了。

太宰,几点了?
我懒洋洋的叫到。
没有反映。

重复叫了几声,依旧如此,我只好自己下床。

结果那家伙就在沙发上。

“你发什么神经?”
我被他这样盯着有些发毛。

“中也,这是什么?”太宰摊开手,是一个精致的口红。

“口红啊,怎么了?”我被他的态度搞得莫名其妙。

“呵……几天不见,看来你有忘记了你是谁的了。”
“你搞什么?!”
“中也,我生气了你明天还能下床的情况,”太宰微笑着把那只口红放在茶几上,
“还一次都没有过吧?”

FIN

评论
热度(88)
  1. 无党派人士重--冥 转载了此文字
    嘤嘤嘤

© 无党派人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