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党派人士

嫉妒使人面目全非(上)

明显偏双黑hhhhh

重冥:


太中向
上中下是同一个事情,只是视角不一样。
上:女主视角
中:中也视角
下:太宰视角(暂定)

点文可能明天或者后天才能发,抱歉,,,

GO→

我优雅的下了飞机,爹地和他的部下已经在等我了。
“怎么啦,宝贝?不是说不追到那个白马王子绝不回来的吗?”
“哎呀,别提了爹地,真是倒霉,那家伙是一个gay。”我尴尬的回答。

这件事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我是北欧最大财阀的女儿,过着犹如公主般的生活。从小顺风顺水的我高傲而自大,认为没有谁能配的上我,于是我的婚事就一拖再拖。

直到那一天,我遇见了那个男人。

他不卑不亢的跟在与爹地合作的黑社会头子后面,橘色的头发和冰蓝色的眼睛简直让人美的窒息,更让我心动的是他的眼神。他的眼角微微上挑,在不经意之间散发出一种淡漠的气息,犹如王者。

他不经意的看了我一眼。
那一刻,我清清楚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加快。

砰砰,砰砰。

我就这么恋爱了。

当天晚上,我告诉爹地我喜欢他,爹地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拍拍胸脯说包在我身上,而是看着我,有些担忧的说
“对方来头可不小啊,女儿。这次我怕是帮不了你,要靠你自己去追求了,不过爹地也会暗中保护你的。”
“没关系的爹地,我一定会把他带回来见您!”我对自己的容貌和性格完全自信,想必追到白马王子也是时间的问题。

爹地笑了笑,摸摸我的头。
“那好,我去跟他们说一说,明天让他们带你一起回去。”

我乖巧的点点头。

当天晚上,我没有去宴会,而是利用现有资源把他们的资料整理了一遍。

我虽然娇纵,但是不傻。
要追人,先要把对方的性格爱好和熟悉的人都摸清楚。那种冒冒失失的追人还能成功是电视里面才有的剧情。

[中原中也   
港口黑手党重要干部
喜欢;喝酒打架
讨厌:太宰治      
具体情况不明。]

我看着简介的资料,陷入了沉思
嗯,让爹地准备几瓶好酒吧,可能会用上。
太宰治……是个人吧,看样子应该是死对头咯!

借助有限的资料我只能想到这里,如果太想过了反而误入歧途就不好了。

我放下纸,走到镜子前,一想到明天可以跟他们回去我的心砰砰直跳。

“你好,中原先生,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请多多指教啦!”
镜子中呈现一张甜美的脸,从神态到表情都完美无缺。
我满意的去睡觉了。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来,静心打扮之后怀着一颗砰砰乱跳的心走到了大厅。

爹地和黑手党都在那里。
我先向爹地问了早然后乖巧的站在了一边。
显然爹地已经跟他们说好了,在短暂的客套话之后爹地示意我到他们那里去。
之后我就随着他们走了。

真是激动啊!

我攥着裙子,就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

上了飞机,我才发现我跟他是坐一排的。
肯定是爹地帮的忙。
我幸福满满的坐在旁边,很自然的说出了昨天练习过的自我介绍。
中原先生也很礼貌的回了礼。
不平不淡,不温不火,但是却能感觉到很有修养。

我在心里激动,但是表面上还是保持着甜美的笑容。
我尽量的把话题聊到酒方面,我昨天下了很大功夫去了解各式各样的酒,就为了今天能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很显然中原先生对这个话题十分感兴趣,很快就聊开了。

他对就的认知极广,甚至对酒的口感都一清二楚。
我感觉我对他越来越爱慕了。

很愉快的结束了这次聊天,我在飞机上静静的思忖。
接下来如何?
还是不要招摇一点一点抓住中原的心吧。
先要让他身边的人熟悉我才行。
我把目光转到了他的下属。
嗯……
果然我的道路还是很艰难。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就不详细讲述了,因为每天都是平淡而充实的,我就在这些日子里努力的和中原先生及他的下属培养感情。

他的下属到是很快的跟我熟识了,但是中原先生始终对我保持着一种近乎于绅士的礼节。

不过日久天长,我相信我的付出总有回报。

事实证明,我的付出的确有回报。

有一天,中原先生的下属悄悄告诉我中原先生今天回去他常去的酒吧喝酒,我兴冲冲的道了谢赶紧打车去了那个酒吧。

一场精致的偶遇已经在我脑中成形。

到了酒吧的门口,我透过玻璃门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耀眼的存在,正当我要以优雅的姿势进去时,我僵在了那里。

因为,我看到一个身材高挑而且容貌俊美的男人走到了中原先生的身边,然后用近乎于调戏的姿态在中原先生的耳边说了什么,引的中原先生勃然大怒然后狠狠的给了他一拳……没有打中。

我当下就忘了自己刚刚策划的偶遇,直接快步走到中原先生的身边,
“中原先生,你在这里呀!真是好巧,不介意加上我一个吧?”
在我看来,我完美的解决了这一场危机,于是心安理得的坐在了中原先生的旁边。
“中也,你是什么时候勾搭上如此美丽的小姐的?”黑发的男人惊叫道。
我稍稍得意起来。
“关你什么事,你不用理他。”
中原先生后一句话是对我说的,而且从他微微勾起的嘴角可以看出他现在的心情不错。
“真是过分呢中也,这么美丽的小姐都不介绍给我……”
我直接打断了他
“抱歉,这位先生,我喜欢的是中原先生。”我回了一个充满歉意的笑。
那黑发男子不说话了,只是来来回回的审视着我,我也这么微笑着任由他看。
气氛一度很尴尬。
最后是中原先生打破了尴尬;
“喂,太宰,看完没有?看完了就赶紧滚啊。”
我倒是有些惊讶
这位就是太宰治吗和中原先生是死对头的那个?
我想着刚开始中原先生对他的反应,就释然了。
既然不是中原先生的朋友,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太宰治的面孔,准备伺机报复一下。
惹中原先生不开心的人,都应该自己消失才对。
我恶毒的想,又想起刚才他叫中原先生叫的如此亲密,我就发酸。凭什么一个敌人都能叫中原先生这么亲密?!
于是被嫉妒冲昏了头的我也喊出了中也这个名字,下一秒发觉干了什么的我偷偷瞄了一眼中原先生的脸色。
嗯,没有什么讨厌的神情。
我放下心来,然后继续着跟中也的聊天。
哦,那个太宰治死皮赖脸的走在了中也的另一边,显然是不肯走了。不过中也先生丝毫没有想管他的意思,我就更加心安理得的吸引着中也先生的注意力。
虽然太宰治的视线让我压力很大。

在这次意外的会面中,我跟中也先生的感情好歹突破了,但同时和那个叫太宰治的家伙彻底杠上了。
不过我看的出来中也明显是偏向我的。
这就足够了。

我动用爹地那边的人力把太宰治人肉搜索了一下,然后得知了他上班的位置。之后我找到跟他有过关系的女人然后把地址给了她们。
想必这家伙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我一边嘲笑他一边期待和中也先生的约会。

没错,中也先生好不容易答应了跟我吃晚饭,我要好好准备才行。

我想着明天的约会,露出了笑容。

第二天,晚上。
我穿着正统的迷你裙踩着高跟鞋到了餐馆门口。
这是一个有着欧美文化气息的餐馆,我特意预订的。
到了包间,我安静的等着中原先生的到来。
听他的下属说中原先生很喜欢吃青花鱼的?
我特意点了店里最贵的青花鱼希望能讨中原先生欢心。
啊,中原先生已经来了。
我透过玻璃看到一抹橘发,眼睛一亮。

很快,中原先生走进了包房,我笑容满面的准备打招呼,然后僵在了那里。
因为,中原先生还带了一个人来——
“美丽的小姐,好久不见了~”
“中也先生?”我有些僵硬的看向一言不发的中原先生。
“啊,那家伙缠着要来,麻烦死了。”
“这样啊……”我盯着太宰治,在中原先生回过头的一瞬间对他做了一个口型:
不要脸。

若是往常,我一定不会说出这么不好听的话,但是嫉妒让我面目全非。
凭什么他缠了一天中原先生就答应带他来我缠了这么多天才换来一共跟中原先生共进晚餐的机会?!
这不公平。
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我微笑的递过菜单问中也先生还需要什么,中原先生看了看加了一个帝王蟹就放了回去。
“中原先生喜欢吃帝王蟹吗?”
还没等中原先生回答,旁边的太宰治就抢先回答道
“只是我喜欢吃啦~”而且还把头放在中原先生的肩上,像在炫耀什么。

中原先生扒了扒他没有扒开就由着他去了。

我想我现在的脸色一定不好看。
因为我清楚的看到他朝我讽刺的笑了一下。

呵呵。
我从来没有受到过这般的欺辱,但是为了在中原先生面前有个好表现我还是忍了。

看来要好好调查一下太宰治了。我在心中默默记了一笔。

后面的晚餐自然是不欢而散。

这是我跟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因为过了几天之后当我拿到太宰治的资料之后我果断放弃了。

别人已经有了十年的优势你还玩个毛线?!

横滨的信息部是瞎的吗?!
这两人明明是情人竟然说他们是死对头?!
真不知道是你们太直还是你们太蠢。

这次真的是栽了。

而且太宰治这个人似乎挺不好惹的,这还是别人的地盘。

再三思忖之后,我决定坐飞机回家。

爱情虽然重要,但是命更重要。

准备好这一切后我想了想还是不太甘心,于是趁着离别拥抱之际往中原先生的口袋里塞了一支口红。

上了飞机,我几乎笑出声来。
我完全想的到当太宰治发现中原先生衣服里有女人的东西会是什么样子的表情。

没错,我就是心里不爽所以要报复一下。

都是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FIN

评论
热度(85)
  1. 无党派人士重--冥 转载了此文字
    明显偏双黑hhhhh

© 无党派人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