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党派人士

【双黑太中】《樱花樱花见不到你》

森治:

《樱花樱花见不到你》
文/燕十三

狼宰狐中,私设如山。ooc预警预警预警
最后决定一口气发完...不我不想唠嗑我只想要文评谢谢。后排艾特点文小可爱。 @骑在乌龟背上的兔子 
那么,食用愉快。
以及悄咪咪问问你们如果觉得这个设定带感的话想不想要车
溜了溜了


 

太宰治第一次来到这片樱花林的时候,遇见一只还不会完全化成人形的小狐狸在拍绣球,橘黄色的耳朵一颤一颤。太宰治嘲笑了他一番。
第二次来到这片樱花林的时候,樱花已经凋谢了,小狐狸在和其他狐狸玩,蓬松的尾巴摇起来表示自己很开心。太宰治嘲笑了他一番。
第三次来到这片樱花林的时候,是第二年是樱花季了。小狐狸坐在树上晃着腿唱歌。伴着歌声太宰治觉得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在复苏。
一遍一遍,无疾而终。
太宰治问小狐狸叫什么。稚嫩的声音,中原中也。
樱花啊 樱花啊
阳春三月晴空下 一望无际樱花哟
花如云海似彩霞 芬芳无比美如画
快来吧 快来吧 快来看樱花

 

“喂,你,说你啊。”太宰治穿着黑色和服坐着一颗樱花树下。
“灰狼你怎么又来了!”一只和记忆中的小人儿长得很像的小狐狸从树上跳下来轻快的跑到太宰治面前。“这次可不能欺负我。我哥哥回来了哦!他可厉害了!”
“你哥哥?他也是狐狸?”双手拢在宽大的袖子里,由于阳光的照射轻轻眯起眼。
“他可是这一大片森林里最厉害的妖怪。啊!这首歌也是他教的。”
最厉害的妖怪?有点意思。太宰治伸出一只手扶着树干慢慢站起来。“带我去见见你哥哥?”
小狐狸露出一个天真可爱的笑容,丝毫不知道面前这个人将印证一个历史悠久的传说。
见到小狐狸的哥哥时,他正在捕猎。成年妖怪自然吃其他妖怪或者吞食人类的灵魂,但是小妖怪还只能吃动物。
“我哥哥他叫中原中也哦!红叶大姐姐说这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名字!”
狐狸耳朵和尾巴毫无痕迹的收起。弯弓正中野猪前蹄,从岩石上起跳压在猎物背部顺势用匕首割喉撂倒。起身甩净刀刃上的鲜血收回鞘内。
“你看我哥哥厉害吧!”
“中原哥哥!这边有个怪叔叔找你哦!”

 

太宰。什么。我们去看樱花吧。好啊。
——中也,你比樱花好看。
太宰,我们去樱花林。好。
——中也,你比樱花好看。
太宰,外面樱花开了吗。嗯,你想去看看吗。
——中也,你比樱花好看。
太宰。怎么了。樱花开了。走吧。
——中也,你比樱花好看。

——中也,你比樱花好看。
那是什么呢,像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事一样再次出现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回放,一遍一遍告诉自己没有结局。

“中也。好久不见。”太宰治想起上一次见面,中原中也还只是一只四处玩乐的小狐狸,如今长成能独当一面的大人。
恍惚间太宰治想起很久以前听见中原中也唱歌时涌入脑海里的奇怪记忆。是自己和长大的中也。是自己和他一起看樱花。
一遍一遍,无疾而终。
“你长大了啊。”太宰治真正笑起来,桃花眼轻轻眯起,唇角是好看的弧度,同时连眉梢都染上笑意。
“太宰?”明明以前也见过很多次,可中原中也觉得这是第一次看太宰笑一样,笑得整个春光都黯然失色。
深吸一口气才继续开口,“以前祸害我,现在祸害我弟弟吗。”
“诶,哥哥你们认识啊!”小狐狸一蹦一跳跑到中原中也面前撒娇。
中原中也伸手揉揉小狐狸的发顶,平复他的情绪。可眼睛始终盯着太宰治,忍不住轻轻开口。
“好久不见。”

然而没正经多久,太宰治又开始戏弄中原中也,收起温柔的眼神换上了平常那样戏谑的表情,“不过即使长大了,中也的品味还是这么糟糕哇。”说话间还上三路下三路瞅着一身轻便装备的中原中也。
而中原中也毫不犹豫抓起身旁野猪的后蹄砸向太宰治,“就你人狗话还多!”
事发突然,来不及躲避的太宰治被砸中后倒在地上,一副我是受害者我要中也亲亲才能起来的表情。另一边中原中也只是走过去一手拉着野猪后蹄,一手拎着太宰的衣领在地上拖着往家里走。
“小希,走了。”中原中也整理一下表情,尽量不让小狐狸看出自己的紧张。
“哥哥!这个叔叔是不是会被你打死啊!”小希蹦蹦跳跳的跟着中原中也,偶尔踢一脚拖在地上野猪。
“哈?这个祸害才没那么容易死呢。”忍不住一脸嫌弃的回头看一眼任自己拖着的人。
“中也打算带我回家了吗?以前怎么没见你那么主动。”即使下半身整个拖在地上,太宰治依然不忘调侃中原中也。
而中原中也只是放开拎着太宰治衣领的左手,“那你就待在这里吧!”
“真小气啊,中也。”太宰治迅速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走在中原中也左手侧。走几步后空出一个位置让小希走在中间。“中也,你说我们这样像不像一家三口啊。”
“哈?你是白痴吗。”轻轻皱起好看的剑眉。
“那哥哥那么好看一定是妈妈啦!”
对于这么快接受这种奇怪设定的小希,中原中也只是抬头拍了他的脑袋一下,“别被这个混蛋教坏了。”
“诶,中也这样说可…”
为什么会忍不住去调侃这个本该活在记忆中的人呢,想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想看他眼里都是自己的样子,想看他在春天里轻轻微笑的样子。为什么呢,太宰治想不明白。

说话间,三人站在了一个大树洞前。
“中也,你们家就是个树洞啊?”
“哼!可别小看这个树洞啊!怪叔叔。”
中原中也将野猪放在屋外专门存放猎物的小房间,交给立原处理。
而后推开树洞的圆木门,同时推动了逃不过的命运。

“所以说,中也这些年都住在树洞里吗。”太宰治动手依旧拢在和服袖子里。
“是又怎样?”中原中也偏头挑眉。
“没什么,出乎意料而已。”
“怪叔叔可别觉得这树洞简单,它可大大的好!”
树洞里确实别有洞天。从外面看着小,其实内部空间很大。而一个个小房间分开,各有各的用处。树洞里的空气有樱花的味道,中原中也说那是樱花酒。

瑰红色的房间中央摆着一张方桌,尾崎红叶背对着门口端坐着。头也不回轻轻开口。
“回来了啊,中也。怎么带回了一只狼?味道还很熟悉呢。”
“大姐嗅觉迟钝了吗,这是太宰。”中原中也整顿一下衣服入了房间。
“啊红叶大姐也认识灰狼吗!”小希则先一步跳进房间,一蹦一跳在尾崎红叶身旁坐下。
而太宰治则是笑眯眯的慢慢踱步进房,坐在尾崎红叶对面才开口。“好久不见,大姐。”
“你这祸害到底是又回来了啊。”
“我就当大姐你是在夸奖我吧。”太宰治从和服袖里那出一个细长盒子推到尾崎红叶面前。“这是森先生的一点心意,还请红叶大姐收下。”
尾崎红叶挑挑眉才开口,“鸥外的意思么。”交代中原中也几句后收下盒子带着小希离开。
“那么,你们叙叙旧吧。”

“中也,你记得以前的事吗?”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娴熟的摆弄茶具给自己泡茶,试探性的开口。
“以前?小时候吗?当然记得。”而中原中也头也没抬。
而太宰治脑海里再次浮现自己和中也一起看樱花的记忆。樱花啊樱花,我们到底看到樱花了吗。
“中也,我们一起去看樱花吧。”太宰治抬手撑着下巴懒散开口。
“哈?刚刚不是看过了吗。”这次中原中也放下茶壶,看着太宰。“太宰,发生了什么?”海蓝色的眼睛倒映着太宰治的身影,光影折射得画面不太真切。太宰治突然荒了神面前的是记忆,还是真真切切的人。
叹口气转移话题,“中也,我不喜欢喝茶的。”
中原中也也只是眨下眼继续将茶泡完才开口,“太宰,我也不喜欢喝茶的。”将茶盏堆到太宰治面前,自己留一盏,也不端起就放在桌上。轻描淡写几句说起初见时的事。

茶水很快就冷却下来,空气中氤氲着茶香也慢慢飘散。
中原中也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太宰治其实是喜欢喝茶的,那时候自己坐在太宰治身旁唱着歌。同样是樱花盛放的季节,花瓣会飘落在茶盏里,太宰治的和服袖口边,和中原中也柔软的发丝上。太宰治会嘲笑中原中也也会把樱花瓣抚开顺手捏捏橘色的耳朵。而后来唱到樱花时太宰治手中的茶壶毫无征兆的摔在了地上。
太宰治就看向自己出神,那时候太宰治在看什么呢。鸢色的眼瞳里倒映着自己的脸庞,但那双眼睛的更深处是什么呢。
是什么呢,拦在了自己和太宰治之间。
中原中也又突然想不起太宰治最后离开时说了一句什么话。太宰治说过的一遍一遍,无疾而终的事到底是什么呢。中原中也忘记了。

太宰治就在树洞住下了,得知森鸥外捎给尾崎红叶的盒子里装着狐狸族的羊皮卷。得知中原中也是传说中躲不过劫数的狐狸。得知中原中也最后会消失。
聪明如太宰治,自然明白记忆里的自己到底有没有看到樱花是个毫无意义的问题。自然明白一遍一遍,无疾而终的也是自己和中原中也的感情。
拦在自己和中原中也中间的是躲不过的命运。

可太宰治向来不信鬼神之说,命运这个词从舌尖捻起,一抿唇便落了俗世,牵上一个中原中也的名字,多少有点讽刺的意思。
但一想到记忆里的自己和中原中也从始至终没有看见过樱花,多少有些不可思议。是什么带走了中原中也或者说是什么带走了自己的记忆?
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喝酒呢,喝到烂醉如泥不复清醒,躺一宿,什么都不记得了。

夜色已深,太宰治拦住从藏书阁回来的中原中也浅笑着邀请他去喝酒。中原中也从来拒绝不了酒。空气中弥漫的樱花香也引诱着人去追求迷醉。
一杯一杯,甜腻的樱花香,刺舌的酒精味。太宰治放出了自己的耳朵和尾巴,银灰色的皮毛
柔顺的贴在皮肤上。湿漉漉的鸢色眼睛看向喝得烂醉的中原中也,看着他早就抑制不住放出来的耳朵乖顺的搭在脑袋上,看着他松软的尾巴慢慢摇晃。看着他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还依然一杯一杯的喝着酒。

太宰治伸手揽过中原中也,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再继续喝。中原中也的眼睛一直是澄澈的蓝色色,让太宰治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海看过的天,也让太宰治看到其他一切没有见过的风景。伸手轻轻抚过中原中也纤长的睫毛,沙哑出声,“中也,你相信那个传说吗?”
中原中也拉开距离,直起身又倒了一杯酒才摇摇头说,“我不信,我中原中也怎么可能会有命中注定这种事。”
翻涌着无数情绪的眼看向同样烂醉的太宰治,“难道你信吗,太宰。哈,怎么可能,你这家伙啊...”
太宰治没有听清中原中也最后嘟囔着什么,伸手捏捏中原中也的耳朵尖凑过去对着耳根低语,“那我就好好看着你要怎么打破这个传说吧,黏糊糊的蛞蝓该怎么战胜命运。”
习惯了这种称呼的中原中也用手肘捅了太宰治一下,毫不犹豫回敬一句,“鱼的记忆可只有七秒,你记得住么。”
太宰治没有马上回应,而是凑近一点搂住中原中也的腰埋头在他脖颈处闷声道,“中也,我记得你的全部模样。”

一杯酒敬天,一杯酒敬地,一杯酒敬你。

那么太宰,我们去看樱花吧。






评论
热度(25)
  1. 无党派人士十三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党派人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