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党派人士

黑花番外 《色系》

丸子酱.:

上课一个月
-
放假一天半
-
很好
-
死亡人口诈尸
---


月色苍茫,黑洞的枪口指向某处,黑瞎子嘴角带着讽刺意味的笑,把好看的唇型拉扯成一条弧线。
满满的蔑视。
食指微动,扑来的人形一顿,迅速涣散了双瞳。黑瞎子迅速地换夹,又连开三枪,已经失力的身体在半空中抹布一样抽搐抖动了几下,终于沉闷落地。
黑瞎子带着一成不变的笑,将枪口移向场院里唯一还活着,并且颤抖着的生命。缓声一字一句道“你看,你们这些人总是不爱听人把话讲完。”他抬手把眼前略长的额发全部撸到脑后,又松开手任由他们向前伏倒回原处,微微蓬乱。
黑瞎子眼睫微垂声线沉稳。
“他,在哪儿?”
“在…在…”中年男人抖怂肩四下张望着,似乎想要寻求一个安全的地方,哪怕只是他认为的安全。
“我没那么多耐心,当然,你可以耍花样…”黑瞎子轻笑着把玩手中的枪支“但是我保证让你死的更惨。”话音未落,本在指尖旋转的手枪猛的炸响,子弹从一旁微微抽动的“尸体”的眼瞳进入,冲破后脑,带着血浆溅射在地上,未死透的人一声惨叫,终于垂下了头。
中年男人立刻崩溃地用手抱住头,疯狂地摇晃,把头发揉的一团乱,尖声叫嚷道“他!解雨臣!解雨臣在……”
男人神经质地抬起脸,两眼充血,脸上带着失控的狞笑,身后蓝紫色的天空上一轮铜明镜似得圆月,很圆,很亮。
“他当然是在地狱啊你个蠢货!”
黑瞎子一惊,猛然坐起身来,心脏仍一下一下紧缩着,呼吸急促,手掌摊开在膝头,掌纹深刻如刀痕。他怔愣了一会儿,才慢慢抬起手把脸埋了进去,沉重而模糊地呼出口气来。
“怎么了?做噩梦了?”
解雨臣从他身旁坐起来,睡眼惺忪,声音还带着些懵懂的娃音。
“没……”
黑瞎子深深地看他一眼,笑了起来
“没什么恶梦。”
他揽住人又跌回被褥,顺手为人把被角掖好,感觉对方习惯性的往自己怀里蹭的小动作,黑瞎子笑的窝心。
没什么噩梦,他黑瞎子要保的人,没人动的了。
这是他绝对的能力。
窗外天空微亮,晨光透着灰蒙的蓝紫色,像是透过一面纱而来。

评论
热度(16)
  1. 无党派人士Hollow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党派人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