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党派人士

爱至(1)



重冥:

花纹症梗
设定戳我头像(不会发超链接抱歉)

预计五篇完结。

——————————————————————————
太宰像往常一样“偶遇”中也然后再狠狠调戏一把之后在中也的叫骂声中潇洒走掉。

事实上,他们因为这样你打我闹的关系已经纠缠了八年之久,而且还有持续下去的趋势。

在调戏完中也心情极好的太宰先生翘了下午的班躲到一个路边的酒吧开始消遣。

下午的酒吧只有零零散散几个人坐着,连酒管也是无精打采的眯着眼,看到太宰治进来才站起身。

“一杯血腥玛丽。”

太宰端着高脚杯躲到了酒吧的角落,就这么哼着歌无所事事。

说起来,最近见到中也的次数有些多呀。

太宰一边想着一边计划着下一次的“偶遇”。

就算再明显一点,那家伙也不会察觉的吧。

没错,中也虽然在各个方面都表现的十分优秀,但是凭太宰多年撩的经验,中也在情商方面,低的吓人。

虽然他能优雅而礼貌的给所有女性一个好印象,但是如果一个女性向他传达好感只要不是大喊“中原中也我喜欢你!”这样的,中也是绝对不会察觉到的。

于是,中也那低到吓人的情商把所有人都无行的排开,包括太宰治。

于是在经过无数次暗示和打擦边球之后,太宰不得不承认,中原中也这家伙的脑袋里,可能根本没有这根筋。

要不下次在他常去的酒吧试试吧。

太宰敲定了计划。

然后,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的尾骨处有灼伤的痛感,然后归为虚无。

伤还没好么?

太宰暗暗皱了皱眉,一个星期前他因为疏忽挨了一下,本来以为快好了的,没想到前几天又开始疼痛起来。

还没有等太宰想清楚,一个有些冒冒失失的少年跑了进来。

“太宰先生——!”白发少年一眼就看到了想溜的太宰,及时的叫住了他。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太宰作投降状。

“回去工作就好了嘛。”

几天后。

侦探社接到了调查失踪人员的委托,由太宰负责。

案子到是破的十分顺利,但是在最后的战斗中出了一点意外。

就在太宰准备躲过那一击的时候,尾骨处的痛感又传了出来,而且灼伤的痛感更加的真实和剧烈。

于是太宰迟了一秒钟,成功的被打翻在地上。

不过好在国木田及时出手相救,然后二话不说的把他扔给了与谢也。

“这是……”
本来嬉笑打闹的医生忽然露出严肃的表情。

“嗯?什么?伤口感染了吗?”

被按在医疗床上动弹不得的太宰扭过头问。

与谢也没有说话,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给太宰看。

“……?”看到自己尾骨处的花纹太宰一时有些吃惊。

照片上花纹从尾骨处蜿蜒爬上自己的腰部,一朵明艳的樁花正含苞欲放。

“花纹症。”与谢也冷静的回答,只是眼睛里多了几分探究“苦苦相思的诅咒,暗恋者的尾骨处会长出自己暗恋的人喜欢的花。如果不由喜欢的人亲吻花纹会蔓延全身,最后化为花朵,即开即逝。”

“……”

“那么太宰,你暗恋的人,是谁?”

久久的沉默。

“谢谢你,医生。”太宰从床上坐起。

“喂喂,最后还是不打算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吗?”与谢也虽然这么抱怨道,却没有再为难太宰。

“花纹症每隔一段时间会出现花期,就是比平常生长的快一点,而且会伴随着疼痛。据案例来看,疼痛会随着时间增加,最后可能导致昏迷。”
与谢也查着资料,
“所以太宰,想做什么就快一点,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多谢提醒,还有,这件事请保密。”

“那是自然。”

太宰从医务室出来,心情有些复杂。

原来自己喜欢中也到这种地步了吗?
肯定会被狠狠嘲笑一番吧。

太宰心情郁结,闷闷不乐的回到家里。

简单的吃过晚饭,太宰把绷带拆下在镜子面前发呆。

[百花节。
“杜丹话真是俗气。”
“我还以为中也喜欢这样俗气的花呢”
“你什么意思?!我最喜欢的,当然是樁花啦!”
“噫~我竟然和蛞蝓一个品味了吗?”
“你是不是讨打啊太宰治!”]

樁花吗……

太宰抚摸着花纹。

真是,无可救药了呢。

TBC

我知道有点短。。。。。。
有小天使说是樁花,于是就这么写了。。。
如果不对就当私设啦w

还有花纹症我适当改了一下,后期会看到w
这里就当提前预警啦

评论
热度(59)
  1. 无党派人士重--冥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党派人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