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党派人士

【文豪野犬/芥敦】 吵死了快睡觉

松子君:

文:某松子



→原本是一个长篇里的片段,因为某松子懒得打字被抛弃了」
→是个除了甜以外毫无营养的短文」
→说的是芥川某天工作完只想睡觉却被某敦全程骚扰的梗」

→如撞梗深表歉意的某松子→_→
→ooc预警
→没问题就Go




   最近黑手党的工作意外地多。

   干部中原中也因为太宰治三番五次到办公室骚扰而且屡劝不改之后一气之下撂挑子请假了,理由是去解决什么私人问题,但谁知道这个解决最后一定会变成某些不可描述的东西就对了。

    芥川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手中的钢笔不停。对于上司的决定除了接受就只能认命了,可要是平常的请假也就算了,好巧不巧赶到这个时候......整个港黑乱的要命的时候。

    原本中原中也在的时候他是不必做这些文职的工作的,可现在他不仅要负责清理门户,还不得不亲自动笔写任务报告,整天忙的脚不沾地。

    忙的后果之一就是某人虎发现最近芥川和他说话的句数由每天三十句降到了三句而郁郁寡欢。

    最后被乱步随口一点,恍若醍醐灌顶的中岛敦暗暗预备着做些什么。

    于是在芥川结束任务后累得不行回到住处的某天......

    他刚刚打开门走进去,便看见一个白发少年乖巧地蹲在沙发上,摇尾巴。

    咦?摇尾巴?

    芥川揉揉眼,再看时就发现那不明物体直直地朝他扑过来。

    喂喂喂,就要摔了!

    慌乱中芥川忘了自己还有异能这回事,下意识伸手去接。

     接是接住了,但那东西惯性太大,愣是让芥川退了两步,后背撞到门扉上,低低地闷哼一声。

  “........”

  “那......那个,芥川我给你留了茶泡饭!”

    白发少年仰起脸,眼睛在发光。

    当然这狂热不是对芥川,而是对茶泡饭。

    "......我不饿,你吃吧。"

    芥川有气无力地表示理解。

    "那我吃了啊?"

    紫金眼瞳里的光芒更耀眼了。  

    ......人虎你在发光你知道么?


    下一秒,怀里一空,芥川抬起头。

    某人虎坐在餐桌前,满嘴鼓囊囊的事物,冲他含混不清,

    "那芥芥你要干嘛?"

    "......我去洗澡。"

    洗完澡赶紧去睡觉。

    中岛敦放下碗,擦干净嘴,想到自己应该做些什么的目的,回复到了乖巧模式。

    "芥川要不要我帮你洗?"

    "......不用。"

    芥川面无表情。他只想快点睡觉。


    很快,芥川穿着黑色浴袍从浴室里出来了,头发还在湿答答地滴着水。

    但他好像不是很在意这些细节,找了个毛巾随便揉了揉,便赤脚走向房间。

    未被毛巾带走的水滴在苍白的发尾处流连,然后坠落下去,绽开在裸露的脚背。

    躺到整洁的床铺上,整个人都陷进柔软的被褥里,紧绷的身体才稍稍放松一些。

    芥川半睁着眼看了看灯火通明的窗外,抬起一只手臂遮住眼。

    ......懒得去拉窗帘了。

    就在芥川半梦半醒之际,一个细细软软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把原本疲惫不堪的神经强行唤醒。

    "芥川,芥川?"

    在快要睡着的时候被吵醒,是个人都会很生气。

    "......嗯?"

    芥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比较温和,挣扎着睁开一只眼,看见人虎跪坐在他旁边,正俯身无辜地盯着自己。

    见他醒了,敦指了指他的头发,

    "芥川你头发还湿着。"

    "嗯......"

    芥川含糊地应了声,轻轻动了动,手臂蹭到枕头上的大片水渍。

    但他没有任何想要清理的念头。

    困死了,要睡觉。

    "要不要我帮你吹?"

    中岛敦拿起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吹风机。

    "嗯......"

    为了尽快打发他走。

    他要睡觉。

    然后芥川便行尸走肉一样闭着眼任人虎生疏又乱七八糟地摆弄他的头发。

    事实上这都不重要他只是想睡觉。

    摆弄了好一会儿,中岛敦关掉吹风机。

    正当芥川觉得他终于可以好好睡觉的时候,中岛敦又开始了。

    一脸乖巧地扰梦。

    "芥川要不要我陪你睡觉?"

    "......"

    "芥川要不要我给你暖床?"

    "......"

    "芥川,芥川?芥川你......唔......"

    芥川松开他的嘴唇,一手揽住白发少年的脖子把他一并带倒在床铺上,紧紧地皱着眉。

    闭嘴吧人虎。




[某人虎内心:果然我还是不重要的么??(哭)

评论
热度(22)
  1. 无党派人士松子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党派人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