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党派人士

黑花番外 校园小日常 《他们》

丸子酱.:

……失踪人口回归啦啦啦ヾ(´A`)ノ゚

……看我炛了你

其一
眼看着天暖了,许多沉寂了一个冬天的病原体们都活跃了起来……
解雨臣感冒了,裹得像只球还不停的打喷嚏,鼻子不通只好不停地擤,半天功夫用了大半卷卫生纸。黑瞎子套着校服外褂晃晃悠悠地从门外进来,扔他一罐热果汁,低头瞄了眼地上的纸团,“啧”了一声,认真地看向解雨臣“花儿啊,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啊…”
解雨臣开罐的手一顿,咬牙切齿地起身去追打某人。前座的吴邪抬起头,见两人的背影,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脸茫然“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

其二
考试前老师难得带同学们玩个游戏放松一下,虽然还是老把戏击鼓传花,但人一多气氛就不一样了,在无聊也好笑。
一路笑声吵嚷事不断,吴邪一束小雏菊精准地砸在黑瞎子鼻头上,后者痛呼一声下意识伸手接住,拍黑板的张起灵接收到吴邪胖子两人的暗(yan)示(bo),非常给面子地喊“停。”
黑瞎子摸着鼻头站起来,想了一下“那我唱首英文歌吧。”教室里立刻沸腾了,吴邪王胖子两个熊孩子带头闹腾的欢,黑瞎子也不恼,只是挑着抹意味深长的笑,咳了一声。
然后他在满是期待眼神的教室里万恶地开口“ABCDEFG…”
坐他旁边的解雨臣一个没忍住笑喷了。

其三
晚自习解雨臣端着杯子懒洋洋地翻看参考书,不时抬手画一下重点,一旁的黑瞎子边做题边自嗨,吹了一晚上的口哨。什么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都吹了出来,听的解雨臣只想把手中的杯子塞他嘴里。
前桌的小天真同志转过身来,开口道“黑瞎子,生物新课听懂么?”又嫌弃到“别吹了,听着闹心。”黑瞎子从桌子上的书堆里扒拉出生物课本,朝他勾勾手指,笑得欠抽“来来,我给你讲讲。”
于是解雨臣在看物理的时候被迫塞了满脑子尿液形成和抗利尿激素…
“吴邪”解雨臣突然开口“有刀子么?”吴邪一脸懵逼地抬头“嗯?”闻言回身扒拉了一下,回他道“有啊,怎么了?”解雨臣笑的一脸人畜无害,悠悠开口
“接我用用,我攮死他。”说着笑眯眯地睨了黑瞎子一眼。

评论
热度(15)
  1. 无党派人士Hollow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党派人士 | Powered by LOFTER